老倫坡是紙類回收工廠的打包工,他將廣告紙,廢紙箱,舊書攤送來的發黃白科全書,肉店油膩膩的包肉紙,夾三明治的濕黏薄紙,一綑一綑綁好,丟入巨大的壓縮機中,按下鍵鈕,將所有的紙都壓扁成塊;一天中午,老倫坡一個失神竟然將自己半截手臂都給壓進去了,老倫坡聽到骨頭裂開和肌肉爆汁的聲音後,就暈死過去,從此再也沒有醒來。

  

      小倫坡乖巧地做完功課,坐在只有電視的空蕩蕩客廳裡,對著電視裡的卡通人偶開心地笑著,時間過了老倫坡應該要回家的時間,但他只覺得老倫波今天晚了一點,應該快回來了,老倫坡可能會去買他最愛的肉香腸,一大片比薩,以及一大罐的蔓越莓果汁,老倫坡會倒給他滿滿的一大杯果汁,他會喝得滿身都是,滴到衣服,褲子,地上,然後老倫坡對著他大聲地笑著。

     

       六點,七點,八點,老倫坡的身影遲遲不見,小倫坡感覺肚子越來越餓,咕嚕咕嚕地叫,他翻開冰箱,裡面空無一物,他打開櫃子,抽屜,鞋架子,半毛錢也找不著,小倫坡餓得緊,好不容易從老倫坡每件衣服的口袋裡湊出了十六塊錢,他手裡捏著銅板,拿著鑰匙走出了家門,外頭寒冷,一片漆黑,遠方商店的燈微微搖曳著。

     

      小倫坡輕輕地走進了店裡,晃到了放麵包的架子,惦了惦手上的銅板,菠蘿麵包二十元,蛋糕麵包二十五元,奶油麵包十七元,香蔥麵包二十元,小倫坡暗自計算著,錢似乎不夠呢,店門口掛著招牌,上頭寫著 「小本生意 恕不賒帳」,「 賒帳」這兩個字學校剛教過,而小倫坡手上銅板算來算去就是差了一點。

  

      小倫坡趁著老闆在看電視,沒注意店裡的時候,撥了一小塊麵包塞進嘴裡,剩下大半塊的麵包夾入外套內裡,若無其事般走出店門,小倫坡故作輕鬆的走了兩步,正要改變成奔跑姿勢時,後頭一陣大喊「死小賊,抓賊阿!,小偷別跑!」

  

      小倫坡拔腿狂奔,一旁的狗兒狂叫,小倫坡彷彿聽到狗兒說「小倫坡,快跑,右邊的巷子,彎進去,裏頭有條窄巷,可以通到市場去。」小倫坡一個急轉彎再一個側身,閃到窄巷裡喘了口氣。一隻黑白條紋的大母貓從圍牆上跳了下來,叫了兩聲「小倫坡,老闆彎回來了,你趕快躲到前面雞店籠子後面,然後沿著水溝走,馬上就到市場了」,小倫坡知道只要一進了市場,可以躲的地方就多了,一定可以躲過老闆,到時再慢慢享受難得的麵包,雞店籠子擺得橫七豎八,一不小心小倫坡踢倒了一個,雞籠子像骨牌般一連倒了十幾個,最大的籠子更是直接朝小倫坡的左膝蓋砸下來,小倫坡掙扎著想爬起來,倒是被這巨大聲音吸引的老闆,馬上衝了過來「死小賊,跌倒了喔!敢偷東西!」,在一旁的狗兒朝天叫了兩聲「唉,小老弟運氣真差阿!」,大母貓也喵喵叫道「沒法兒了,被抓住了。」狗兒和貓兒就看著小倫坡被拽起來,往警察局拖去,互相對看了一眼,各自搖了搖頭。

   

      「叫什麼名字!」 警察先生問到。

   

       「小倫坡」 小倫坡怯怯地回答。
    
    

       「家長咧?」 警察先生又問。

    

       「我不知道...我只是肚子好餓好餓...」 小倫坡忍不住放聲大哭,眼淚從眼眶中    噴灑出來,一旁的女警趕緊安慰他。

       

        女警拿了杯水和麵包跟小倫坡說「小弟弟,你先吃點東西,吃完再講...」

       

        小倫坡隨即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掛在臉上的兩行淚也慢慢地變乾。  

     

       「薩威警官,今天在打包廠被壓死的那個人,也是姓倫坡啊!」另一個警察湊過來小聲地說道。

       

        不小心將水滴到褲子上的小倫坡,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老倫坡的妻子在生小倫坡的時候就死了,所以小倫坡不曾有過母愛,而出生之後第一次失去被愛的感覺,正是失去了老倫坡,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小牧童騎著馬到山頭上牧放,馬兒到山另一頭去吃草,吃著吃著就被狼咬死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老倫坡那天早上親吻小倫坡濕潤的唾液,似乎還留在小倫坡額頭上,但是就沒有回來了。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