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的電話鈴鈴作響,我丟下洗到一半的車,任水管流出水到地面上,急急忙忙地跑到辦公室接起了電話。

 

    「請問是楊主任嗎?我是仁權國中的學務主任張陽九,你們中心的王俊民和林崇基今天下午的留校察看的會議你務必要出席喔!我想說楊主任平常很忙,特地打通電話來提醒一下。」電話那頭說到。

 

      我確實平常很忙,在跟他講電話的同時,我心裡想著是那汩汩流出的水,大概已經浪費了二十公升了,早上送國中的孩子上學之後,又帶著幾個高中夜校的孩子和社會局,廠商討論「釣竿計畫」的事,忙到十一點多,又得清洗中心的小巴士,這也是沒辦法的中心人力吃緊,主任完全就是一個「掃地兼敲鐘」的角色。

 

      中午吃了一些阿芬姨煮的水餃後,我匆匆騎上車往學校裡去了,留校察看的會議是下午一點開始,聽說是各科老師好不容易找出大家下午第一堂沒課的一天召開的;到了學校會議室,裡頭擺了張ㄇ字形的桌子,我挑了左側長邊的位置坐下,右側長邊坐著四五位女老師,他們看起來相當疲累,我想是今天的會議害他們無法午休的緣故吧!過了一會兒,學務處張主任和輔導室的周主任帶著俊民和崇基走了進來,周主任示意他們倆坐在我旁邊,俊民和崇基怯怯地拉開我旁邊的椅子坐下。

 

     「各位老師以及中途之家的楊主任,我們今天開這個會主要是審查三年十四班王俊民,留校察看資格,也讓楊主任瞭解這幾個小孩在學校所犯的錯,希望說老師,學校,還有我們中途之家這邊,可以三管齊下,達到矯正過犯的目的,那我們就先請各科老師針對這兩個孩子在學校的表現,讓楊主任有所瞭解。」張主任一面說著會議引言一面示意俊民站到ㄇ字形的開口處,俊民皺了一下眉頭,不甘願地走向前,歪歪斜斜地站著。

 

     「不會立正是不是?」張主任微慍說到,俊民緩緩地看了他一眼,調整了歪斜的腳步。

 

      我聽張主任講話的時候,腦袋直發暈,大家合作好多年了,學校卻老是把我們中心當作是中途之家,我們奇蹟中心和一般的中途之家明明是完全不同的機構,中心的孩子大多是犯了刑事案件,被判決保護管束,如果觀護人覺得他原來的家庭功能不佳,便將孩子轉安置到我們中心來,中心的孩子的人生有一些學校老師口中所謂的「前科」或「污點」,我總會提醒中心的老師們要從另一個角度來評量他們的行為,但是有時候溝通了半天,也不知道老師們究竟瞭不瞭解,或者只是我多費唇舌了呢?中心的老師不瞭解,更遑論學校的老師了,他們要面對三十多位學生,要他們瞭解不是更困難嗎?

     

      正當我想著這些問題時,對面一個留著短髮的老師倏地站了起來「我是三年十四班的導師劉美湘,王俊民和林崇基簡單講就是我們班上的害群之馬」一聽劉老師這麼講,張主任示意崇基也一起站到前面去。崇基才剛站起來,劉老師接著講到「他們兩個人一起狼狽為奸,真的是非常的不受教,我教書教了這麼多年,他們兩個完全不懂得尊師重道,可以說是班上的老鼠屎。」正當我心想:「哇!現在罵人都可以只靠道德批判了嗎?」的時候,周主任說出我心裡的話到「劉老師,麻煩您可以說一些具體的事證,讓楊主任瞭解他們中心的孩子在學校的表現是怎樣,可以嗎?」

 

      劉老師點了點頭,繼續說到「王俊民抽煙被抓到,一個學期被抓到八次,全校第一,簡直是無法無天,有一次早上上英文課,他在我課堂上吃麵線羹,我叫他收起來,他跟我說:『老師你是也想吃是不是!』簡直是目中無人,冥頑不靈,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尊師重道。」俊民聽了,低下頭眼睛瞪著地板直瞧。

 

    「再說這個林崇基,和王俊民一起為非作歹,在我的茶杯裡放粉筆灰,幼稚,過份,無法無天。」劉老師氣得發抖。

 

     一旁的蹬著高跟鞋的年輕女老師舉手示意要發言,「說到這個王俊民,我真不知道他家長是怎麼教的,幼稚可笑,上次我講到英法聯軍船堅砲利,他跟我說『老師,你有試過喔?不然怎麼知道!』,簡直是無恥,完全不懂得尊重女性。」游老師講到激動處,一手指著俊民,一手敲著桌子,俊民漲紅了臉似乎想要辯解什麼,但是主任們根本沒有想要讓他回應,倒是崇基聽到「船堅砲利」,暗自竊笑了兩下。

 

     「林崇基,你笑什麼笑?很好笑是不是?羞恥,不要臉!」游老師高聲的大罵。「笑也不行喔!我又沒笑你!」崇基頂嘴到,張主任連忙制止說「游老師不要太激動了,林崇基你先不要講話,等一下有時間讓你講!」「你看,他就是這種態度!就是這樣!無藥可救,今天要不是教育局說學校不能開除學生,不然像林崇基,王俊民這種敗類,早就要開除了」游老師氣憤填膺地說到。

 

      緊接著又是國文老師,公民老師連番罵到,俊民上課吃便當,午休看A漫,躲在廁所裡抽煙,崇基蹺課和俊民在校園裡遊蕩,掃地時間把水桶從四樓往下砸,有時候俊民抬起頭來想要反駁些什麼,有時候他又低下頭,短短地五分鐘,我竟覺得和五小時一樣漫長,地板上他倆的影子,越來越扁長,坐在台下的我也只能看著他們的臉色越來越黯淡。

 

      公民老師說完之後,導師劉老師站起來對著我說「楊主任,我知道你們少年之家不是他的父母,但是你們也要教阿!你難道不知道光靠學校教是不夠的嗎?」我沒說什麼,默默地點點頭。

     

       這時候張主任站了起來,輕咳了兩下。「關於王俊民和林崇基在學校的表現,我這邊也做一個整理,王俊民的部分,抽煙,帶違禁品到學校,頂撞師長,爬牆,蹺課,次數都相當的多,說實在已經到了學校忍耐的上限了,林崇基比較少一點,但是最主要是上一回,在上課期間,又被我發現他們躲在圍牆邊抽煙,這對學校管理是相當頭痛的一件事,希望說今天可以在各位老師還有楊主任面前,兩位學生簽下切結書,倘若再犯,就是退學處分,那我想請問一下王俊民」張主任指著他「你接不接受?」

 

      俊民露出一臉不在乎「簽就簽阿!」他輕蔑地說到。

 

      「那林崇基呢?」張主人將手指向林崇基問到。

 

       崇基沒有出聲,氣氛顯得有點尷尬,這時候我舉起了手,「張主任,各位老師,我想有一些話,可以藉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