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0780.JPG 

      看完「二十世紀少年」再去參加嗆馬遊行,沒什麼比這個更令人省思的了。

      迷路鑽進了一堆擁擠的車陣當中,旁邊的駕駛不耐煩的直按喇叭,救護車過不去,機車沒地方鑽,因為前方是遊行的群眾。

      我們加入了群眾,事實上是組成相當單調的群眾,中年男子居多,老年男子次之,老年女性又次之,剩下的女輩,小輩,小哥,辣妹加起來比老婦人少。

      這麼少人同步遊行,這麼多人不耐地咒罵,到底誰是「朋友」,誰是「愛台」,誰是「賣台」,誰是「保衛地球」?

      還沒看完二十世紀少年,但是我卻想,讓「朋友」統治世界,每個人都是「朋友」這難道不好嗎?犧牲一部分人,卻讓大部分的人得到和平,這難道不好嗎?

      況且「賢知一派」的人,根本就好少好少啊!

      遊行的群眾確實老人居多,O說年輕人已經對政治麻痺了,實際上年輕人從未對政治麻痺,失業是政治議題,牌照稅該升該降,該不該買柴油車,選勞保或是繳國民年金,這些現實問題全部都是政治問題。

 

      事實上,我們是對國家麻痺了,不承認我們是國家的「朋友」日益強大,我們欲辯無言,早先還有錢,如今固然有錢,但卻不足為懼了。

     

      他們說我們是朋友,我們是兄弟,我們是骨肉,我們血濃於水。 「友達に あった あそんだ」( 我遇到朋友,我們一起玩)

      我們其他朋友開始不跟我們玩,最後我們畫了一個圈圈,自己站在圈圈內,細粉構成的圈圈,試圖保護我們。

 

     他說,「跟在我後面,當我的細漢仔,我就保護你,給你吃喝!」我們問說「那算是朋友嗎?」他連忙揮手說「怎麼可能!你是細漢仔!」

    

     隊伍裡中年男子說「我看此生,是看不到台灣獨立了!」

     穿著時尚的辣媽說「你們年輕人買一點外幣,統一我看是躲不過了!」

     老婦人指著她長得像廣末涼子的孫女說「我們這兩個孫女,都是美國籍的,我也不怕啊!阿共仔要來有什麼法度!」

     我心想,你們這些人和你們抗議的那個人,怎麼越來越像?

     這樣下去誰來保護地球?誰來保護台灣?誰來告訴我們那個「2000年血腥除夕夜」的真相?是友民黨嗎?是國民黨嗎?

     時間到了就散場,香腸魷魚涼水攤,遊行運動很健康,管你是否愛台灣...

     這就是現實。現實生活中除了賭俠陳小刀,沒有人可以靠著二十塊美金參加慈善撲克牌大會的。

     附上遊行側寫

     DSCF0774.JPG

     溫和的老人

     DSCF0783.JPG  

     很大卻坐嬰兒車的弟弟

     DSCF0784.JPG

    正妹和她們穿藍色上衣的爸爸

    DSCF0787.JPG

健康台灣,元氣高

    DSCF0785.JPG

   你們遊行,我也是要做生意啊!

     DSCF0790.JPG

    向前走二十七步,是什麼地方呢?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喵喵
  • 被害妄想 沒有外來的人想統治台灣 因為那太困難及麻煩

    老共其實不想管台灣 可是不能說出口

    說出口 那會危及政權的正當性
  • evan
  • 也許大家把你們這一派反馬當成可怕被關的朋友=>阿扁吧
    自導自演319 自編自寫机密外交 操作人民過度激情
    而民進黨又怕失去朋友派不能分割聖下的就是老弱的死忠朋友支持者包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