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二哥來告訴你一些關於那一年,或說是這一年的事。

 

      如果你有在我的身邊,當我們家的小跟班也好,小討厭也好,時到今日或許會成為我們家重要的被諮詢者,如果你長得像媽媽,那你可能會是個正妹,如果你個性像爸爸可能會認真果決,二哥正好反過來,所以外表平淡又個性躊躇,有時後會想問你,這樣的二哥該怎麼討女孩子喜歡?

 

      二哥載著那個女孩從新竹從新竹出發沿著高速公路一路往北,開得當然是爸媽給的車,他們真的是非常好的爸媽,不過這是題外話了。總之,二哥認識了一個女孩,我們曾經好過,但二哥問她要不要試著交往看看,她卻搖了搖頭。女孩子心中住著一隻貓咪,善於獨來獨往,追尋自己的夢想並且清楚自己的渴望,她總能把周遭的事情處理的很好,沒理由需要一個像二哥般男生陪伴,不用忙於應付我那猶豫不決的思緒與出於關心卻總顯得單調的電話。千頭萬緒,喜歡一個人有很多理由,言之成理的,不成理的。不喜歡一個人只要一個理由,「沒感覺」,親愛的小妹,什麼是「沒感覺」,是類似點水餃的時候,選了高麗菜而不選韭菜的情況嗎?

 

      但是如果她也不是很在意,二哥也不是很在意,原本的一樁機會,就會一切沖淡,時間最大的用處是它既能當百憂解也能當忘情湯,或者說蒲公英結成一球的時候明顯,無心的風吹散了之後彷彿就消失在空氣中,細卷的絨毛肉眼難以看見,儘管還在,還能散播種子,長出一顆新的蒲公英,但看不見了,暫時消失了,就因為風的無心。

    

      我們家在台灣島的南部,而北部的台灣不像南部充滿陽光,北台灣就是陰雨著,高速公路上車子排隊,下了高速公路還是繼續排隊,要去看花當然是要排隊,忍不住下車上個廁所還是排隊,我們出於無奈地自我甘願在這個場域裡生活,排在財富的列隊裡,希望自己排快一點,排前面一點,卻沒看見後頭已經解散的排尾,爸爸媽媽好像很孤單,如果妳能陪他們那應該會是一件好事,但或許那又委屈妳了,畢竟他們有很多需要與感性,有妳可以分擔一些,如果可以全部由妳承擔,那是最好不過的了,二哥想要專心思考如何被一個女孩愛上,但這樣肯定會看到妳怒氣沖沖地大喊「為什麼又是我!你們把我當誰!」。

 

       二哥想要跟妳一起走在下過雨的校園或公園裡,一些有大樹與泥土味道的建築物中間逡巡。妳跟二哥說妳愛上了系上的學長,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問你說,我也愛上一個老愛講「如果可以的話...」的女孩,該怎麼樣才能讓「如果可以」變成「真的可以」。

 

      妳跟我說: 「二哥,這很簡單,妳只要握住那個女生的手,臉靠近她到五公分,看著她眼睛認真地說:『相信我,真的可以』就行了」

 

      我才不相信呢!最好這樣就能騙到一個女孩,但是二哥老實告訴妳,如果你想要吸引學長的注意,只要胸口開低一點,就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K everyone , if justice not go on....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real
  • 你褲子穿低一點也可以XD
  • 好猥褻...

    Keveryone 於 2009/03/08 00: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