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想那一年我的2008,是開始上班的第一年。

 

   離開了周圍是薑田和甘蔗園的軍營,又重回到了新竹。沒有多做思考的2007年底,就趕著上班,原因是朋友們都開始上班了。

 

   開始上班的生活是那麼的,上班等下班,週一等週五。

 

   然後我開始外遇,一個有點遠來的韻味與文化。

 

   父親母親在不經深思熟慮,卻說自己小心謹慎的情況下,買了這間小屋。

 

   成了朋友們口中有家的感覺的地方,大家都想要一個家,而我沒想過竟然已經以此為家。

 

   兩岸和談,同胞被打,北京辦奧,西藏抗暴,卸任總統被關,現任總統說了一切依法辦理。

 

   究竟依的是什麼法,還是只要我們彼此有感覺,就一定有辦法?

 

   經濟轉壞,裁員減薪風聲鶴唳,即便有賺錢的公司也有節省的理由,即便沒被減薪的人們也有殺價的藉口。

 

   日子難過但總是要過,況且曾幾何時好過呢?

 

   幾個朋友結婚了,幾個朋友在邁向結婚的路途上,而我們在朝南方的路途上五個沒有另一半的人。

 

   2008年的最後一天,美麗的董事長即將離開那棟矗立的大樓,煙火不像2008年第一天那麼的美麗。

 

   黯淡下來的年尾,充滿朝氣的年頭,飆漲的年代,泡沫的價值。

 

   開始更認真地工作,開始認清那張畢業證書在經濟衰退的年代,不如一張免費的擦手紙。

 

   2008年,我的類比元年。 Analog is everywhere , and ambition is  too.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