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猶豫著該不該打上領帶,「喜宴的場合其實不用太正式也沒有很大的關係,反正重要的是祝福嘛!」唐心想。

 

      他穿上了酒紅色的襯衫,搭配剛從洗衣店拿回來的鐵灰西裝長褲,筆直的燙線,既英挺又好看。唐裝扮好之後在鏡子前最後檢查頭髮「哎呀!工作了四五年,感覺頭髮有點在掉了耶!」唐默念到,出門前的一刻唐還是將銀白色的領帶放入手提包中。

 

      唐走進了捷運車廂,車廂裡顯得空空蕩蕩,可能是大部分的人都還在家裡睡覺的緣故,唐撿了一個窗邊的位置坐下,左前方有一對十幾歲的小情侶相互依偎著,兩人一面看著繪本,一面嘻笑地討論著,唐瞄了他們一眼,隨即拿出領帶熟練的打著,「還是正式點好了,畢竟是菁怡。」,前方的女孩將頭輕輕靠在男孩的肩膀上,男孩嶙峋的肩頭,似乎單薄地無法支撐住女孩的頭髮,唐按了按自己的肩膀,「最近好像變胖了,肩膀快摸不到骨頭了。」唐笑了笑。

 

      在那幾年,菁怡也會倚在他的肩膀上,然後笑著抱怨說「你肩膀都沒肉,好難躺。」高二的時候,他們倆一起到市中心去聽「吉他女神」的演唱會,那場演唱會擠入了將近兩萬人,排隊加上三個小時的演唱會下來,腦海中載滿了醉人的旋律,但腳底下卻忍不住酸疼,回程的公車上,唐和她選了一個後邊的位置,漫漫的路途,她還是睡著在那片她埋怨萬分的肩膀上,唐不敢睡著,深怕兩個人都睡著了,或許就會坐過頭了。

 

      寒冷的冬天,公車上幾乎沒有其他人,霧氣鋪滿了窗戶,菁怡塗上護唇膏的嘴唇,看起來彷彿灑上一層糖霜,唐忍不住嘗了一口,菁怡沒有醒來,唐又嘗了一次,菁怡稍微動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菁怡抬起了頭,笑著說「你在幹麼!」,唐尷尬的笑了笑,菁怡卻緊緊的抱住他,菁怡問了一句「你愛不愛我?」

 

      唐走進了婚宴會場,高中同學們已經坐成一桌,彼此討論著高中時的往事,唐和大家打招呼,阿信招手道「唐,這邊坐啦!我幫你佔好位置了。」唐坐下後問道「菁怡這個老公是他在美國認識的?」

 

      阿信回答說:「喔!這個你要問美鈺,菁怡去美國之後常常跟她聯絡啊!」阿信指了指對面穿著黑色禮服外搭銀色流蘇的美鈺說到。

 

      美鈺轉過頭來說:「這個男生是他在美國認識的,是在intal上班的樣子,所以菁怡之後就會嫁到LA去了,她說我們要去LA可以去找她喔!」

 

      儘管唐已經知道菁怡之後要去美國,但聽到是LA,心裡卻還是有股莫名的寒意,那年菁怡跟他說「唐,我爸說要我去美國念大學,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菁怡功課好,又是美國出生,打從心裡認為自己就是美國人。那個夏天,菁怡和唐,他們慢慢地往山上走,在路上菁怡和唐什麼都沒說,唐不知道要說什麼,菁怡也懂得那樣的心情,誰都不願意說出那兩個尖銳的字眼,但誰又都承認那是極有可能的結局。到了山頂,唐打破沉默指著山底下的盆地說:「那邊是淡水河出海口,那邊是101,這裡的view真是太好了,好漂亮阿!」

 

      風吹拂著菁怡的髮絲,頭髮飛舞,汗溼的外衣黏在菁怡清瘦的身軀上,「唐,我覺得有點冷耶!剛剛真該帶外套的,我們快點下去吧。」,菁怡用期待的眼神催促著唐下山,下山之後隔天菁怡就感冒了,菁怡在家裡休養了一週,而一週後的週日晚上,她就要去美國了,出發的前一晚,唐和菁怡在家附近的小公園裡散步,唐一樣默默地說不出話來,「我明天,可以去機場送你嗎?」唐小心地問道。

 

      他心想,就算可以,我要怎麼去呢?難道跟菁怡的爸爸說「伯父,我是你女兒的男朋友,讓我一起去機場送機吧!」唐想著。

 

      菁怡略帶抱歉的說「不太好吧!」菁怡握著唐溫暖的手,沉默半晌,開口說「我到美國,會趕快跟你聯絡的,我也會回來啊!」唐看著掛在天上的月亮,弦月上彎,似乎微微訕笑,他對菁怡點了點頭,默默地送她回家。

 

     「各位貴賓,新郎新娘跟大家敬酒。」一旁媒人婆吆喝到。

 

     「這一桌是我高中同學,以後大家到美國可以找我們,很謝謝大家今天來。」菁怡一面跟未來的公婆介紹各位同學,一面也不忘感謝大家前來祝福,大家紛紛拿起了酒杯,斟滿了紅酒,白酒,果汁,茶水,向新人祝賀到,唐倒了滿滿一杯紅酒,暈紅的酒裡映射出唐銀白的領帶,像是那年那抹訕笑的月光。

     

       送客的時候,阿信拿起最近玩得專業的數位單眼相機,拍了一張所有同學和新人的合照,「阿信,你要mail給我們喔!」菁怡笑著提醒阿信說到。

     

      「有名的站,帳號sin,大家自己上網看啦!」阿信笑著回應到。

      

        現在有網路是多麼方便啊!而在那個沒有網際網路的青澀歲月,美國是多麼遙遠的國度呢?唐心裡這樣的想著。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