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剛要從學校輔導室的工作換到奇蹟中心的時候,以前學校裡的主管跟我說,奇蹟中心和學校是個截然不同的地方,學校裡是一群看起來很正常乖巧的學生,我們要嘗試著發現他們心中的黑暗面,幫助他們度過生命中的難關;而奇蹟中心的孩子,是一群看起來牛鬼蛇神的不良少年,我們要嘗試著挖掘他們心中的光明面,幫助他們在難關中度過生活。這幾句話,我謹記在心。

 

      在心裡默默地說了三次「心平氣和,語調幽默,絕不發怒」之後,我站了起來,慢慢說到「我是奇蹟中心的楊主任,今天開會到目前為止,其實我心裡是很不舒服的,首先是我對各位老師非常的抱歉,你們平常很辛苦,俊民和崇基確實造成你們的一些負擔,那也請各位老師能夠多多包涵,另一方面,在剛剛我一直不斷自問:『俊民和崇基,有你們說的那麼糟糕嗎?』」

 

      「王俊民,在我們中心大家都叫他『王建民』,棒球,籃球,跑步,只要和運動有關的,他都非常的擅長,只要不要叫他坐在台下乖乖聽講,他就會表現的比較好一些」俊民聽到這兒,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

 

      「之前他想參加田徑隊,田徑隊的老師卻拒絕他,我覺得這樣不是浪費一個人才嗎?我真的覺得他有體育天分,不知道張主任能不能協助他加入田徑隊,至少練完田徑上課睡覺,老師們也不受干擾,不是嗎?」我講完這句,劉老師的嘴角微微地上揚。

 

       「再說這林崇基,其實他很會做蛋糕,料理,我們都叫他『阿基師』,學校這邊是不是有機會讓他可以發揮一下,上次他有做一些手工餅乾,超級好吃的,我們最近甚至想要用網路來賣他做的餅乾呢!我想明天可以帶一些來學校,分給每個老師,也算是我們『阿基師』跟老師道歉,『阿基師』你說好不好?」我回過頭問道,崇基滿臉通紅,點了點頭。

 

        「我剛到奇蹟中心的時候,對他們這些孩子也很不習慣,有時候,我叫他們做東,他們偏偏做西,我要他們安靜,他們就吵鬧,我要他們發言,他們就不理,慢慢地就會發現他們的特點,他們可愛的一面,其實退學並不能處罰到他們,只是讓我們的社會付出另外的成本罷了。」我沒有講明,畢竟把他們退學了,俊民和崇基,我相信是不會太傷心的。

 

         周主任聽了我講的話之後,說到「我想,楊主任的意思,各位老師,還有俊民和崇基,你們應該也瞭解了。田徑隊和技藝班的部分,我們就努力去爭取看看,那這個切結書的部份還是請兩位簽一下?」

 

         我打定主意,不讓他們簽什麼切結書了,他們倆飽受學校規範的壓制,只靠那薄薄的一紙切結書,有什麼權力妨害他們的受教權呢?張主任企圖要勉強他們簽下,我微微地制止他說「我擔保,不用什麼切結書,真的不用了!」對面老師們一一離席,張主任也將切結書拿回去,俊民和崇基回教室上課去了,而周主任送我到校門口,我踩上腳踏車,朝著中心的路上騎去。

 

         晚上吃過飯之後,俊民和崇基湊到我旁邊來,鬼鬼祟祟地問到「主任,我真的有你今天說的那麼好嗎?」,我笑了笑指了一下天空木星,金星,月亮排成了一個大笑臉。

 

        我指著笑臉說,你看看「好到天空都笑了...」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