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箴侷促不安的在客廳裡踱來踱去,風振振地颳在窗外植栽上,葉片沙沙作響搞得她心煩意亂。

 

      雅箴抄起了家裡常用的電話簿,找到「二年十五班通訊錄」撥了其中一個號碼,「請問是莊明宏嗎?我是吳秩軒的媽媽,請問我們家小軒有跟你在一起嗎?...你說什麼?你可以再說一次嗎?」電話那頭的男孩,說話含著湯圓似的,也聽不清楚,但總之小軒沒有和他在一起就是了,雅箴悻悻地掛掉電話,嘴裡碎唸著「搞什麼!現在的小孩這麼沒禮貌,好歹我也是長輩耶!」

 

      小軒以前都會在九點以前就回家,除非和雅箴一起出門,否則他是絕不會晚歸的,雅箴想到這裡,心裡又急了起來,拿起手機撥通電話,「吳紹志,你看現在都幾點了,我兒子還沒回來啊!」雅箴焦急的向電話那頭求助道。

 

     「現在九點四十,頂多快十點而已啊!我也還沒下班啊!妳這麼關心妳兒子,怎麼從來沒關心你老公我啊?」電話那頭的男人笑著說。

 

     「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好!小軒以前從沒有這麼晚回來的!」雅箴又急又氣地回答著。

 

     「老婆,你不要這麼神經質好不好?今天是禮拜五,九點多而已,他可能和同學出去啊!你可以打他手機啊!」紹志慢條斯理的說到。

 

     「算了算了,我自己的兒子自己關心,不勞你說那些屁話!」雅箴心底生氣,就掛上了電話。

 

   雅箴總覺得小軒和自己是最親近的,他記得小軒喜歡吃的每一種食物,例如肯呱呱的炸雞腿,哥本哈根的冰淇淋,麥當王的巧克力聖代,西瓜造型的冰棒,林林總總,以前雅箴總會先去接小軒放學,在路上買個冰棒或聖代給他,小軒就坐在公司的沙發上一邊舔著冰棒一邊做功課,有一回公司的郁如對他說:「吳小軒,你這樣冰棒滴滿地,我是值日生等一下要拖地捏!」小軒小鬼靈精怪地笑著跟她說:「郁如阿姨,不然下次冰棒沒有滴滿地的時候,我幫你做值日生好了!」郁如笑也不是,生氣也不是,雅箴連忙出來打圓場,「郁如,不然等一下這一塊我幫你擦乾淨好了,小軒還不趕快跟郁如阿姨說對不起!」小軒抬起頭,嘻皮笑臉的說道「郁如阿姨對不起,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生。」

     那天晚上雅箴問兒子說「你今天說郁如阿姨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生,那媽媽是什麼女生?」

 

     小軒表情認真的回答說「媽媽是比郁如阿姨還要漂亮的女生,我長大要嫁給媽媽。」

 

     雅箴每次想到這件往事,總會心裡甜蜜,覺得這個寶貝兒子嘴巴像塞滿了糖葫蘆一樣,甜膩極了,到後來,紹志晚上總愛看重播的節目,雅箴嫌電視吵,就理所當然搬到小軒的房間睡了,六年級的小軒慢慢長高,原本會靠在他肩窩的小鬼,也快要和她一樣高了,偶而小軒還會抱怨「媽媽的捲髮都會一直弄到我的臉。」雅箴笑著說「不然媽媽去燙直好了!」,小軒扮了個鬼臉說「媽媽捲髮比較好看。」

 

      一年多前紹志換了一個在外地的工作,紹志開始成了所謂「科技三五族」,也就是只有週三和週五會回家的科技工人,這種族群最近越來越多,畢竟環境越是不景氣,工作和家庭難以兼顧,總要有一方多犧牲,一方多忍耐。紹志不在家,雅箴更需要小軒陪她一起睡了,但是上了國中的小軒卻變得越來越難以捉摸。

 

      幾個月前雅箴發現,本來一起睡在主臥房的母子倆,到了半夜,小軒竟然跑回房間去睡了,有時候小軒說是半夜起來上廁所,迷迷糊糊就走回自己房間了,有時候說是媽媽打呼太大聲了。前幾個禮拜,雅箴半夜醒來發現客廳裡有講話聲,走到客廳一看,發現小軒急急忙忙將手機丟在沙發上。

 

     「這麼晚了還不睡阿?」雅箴問道。

 

     「睡不著,起來看個電視。」雅箴看了一眼電視,「真佛宗禪師開悟」這小鬼頭什麼時候看這種節目了?

 

     「算了,不拆穿他的謊話。」雅箴心想。雅箴摸了摸小軒的頭,說了幾句早點睡才身體好之類的話,就進房裡了。

 

     「難道兒子交女朋友了?」雅箴想到這裡,心理更緊張了,「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呢?哎呀,小軒才國中而已,萬一為了女朋友荒廢了功課,那該怎麼辦才好?跟女朋友出去這麼晚還沒回來,會不會出什麼狀況阿?小軒懂男女之間的事情嗎?」越想越緊張,他連忙又拿起電話簿,翻到二年十五班的通訊錄,「張閔書」這是小軒提過的女生名字,雅箴趕緊撥了通電話過去,一個婦人接起了電話「喂,請問是張閔書的媽媽嗎?我是閔書的同學吳秩軒的媽媽,我兒子到現在都還沒回家,請問他有跟你們家閔書聯絡嗎?」電話那頭的婦人頗為詫異的說「張太太妳好,我不知道你兒子是哪位耶!但是我們家女兒有打電話說他和同學去看電影,十點半左右才會到家。」雅箴一聽,精神為之ㄧ振,心想「賓果!小寶貝一定和這個女孩去看電影了,才會不接媽媽的電話。」

 

      匆匆掛上了電話,雅箴心想「兒子這麼小,就交女朋友,一起去看電影怎麼也沒跟我說咧?上次半夜講電話也是和這個女孩吧?怎麼最近都不陪媽媽了呢?難道以前說永遠最愛媽媽都是童言童語,現在連禮拜五晚上陪媽媽看個日劇都不願意。唉!兒子長大了就被另一個女人拐走,不理媽媽了!」雅箴不禁連嘆了好幾口氣,又搖了好幾下頭,不斷地在客廳裡走來走去,這時候門鎖傳來轉動的聲音,家裡的銅門被輕輕地推開。

 

     「小軒,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咧?你是不是和張閔書去看電影?怎麼沒跟媽媽講呢?」沒料到媽媽在客廳的秩軒漲紅了臉,露出「你怎麼會知道」的表情,半晌說不出話來,雅箴看他臉色漲紅,好像快要生氣的模樣,摸著他的頭髮輕輕地說「小軒,媽媽很擔心你啊!你沒回來,媽媽都不敢睡覺,都睡不著啊!」秩軒撥開母親的手,不耐煩的說道「媽,你會不會覺得你管太多了?」說完便悻悻地轉身進到房間裡去了。

 

       房間裡傳來窸窣講電話的聲音,外頭的風吹的樹葉沙沙作響,雅箴癱坐在床上,忍不住的眼角慢慢濕潤起來。

創作者介紹

K everyone , if justice not go on....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everyone
  • 這是一個關於媽寶的故事
  • oreal
  • 這篇字體比其他篇都大ㄟ
  • 給媽媽看,字當然要大一點...

    Keveryone 於 2008/12/01 12:25 回覆

  • Reader
  • 看完之後,有種曖昧的感覺耶~
  • 會嗎?...

    Keveryone 於 2008/12/01 1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