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利二十七歲未婚,工作經驗兩年,從試用期過後,每天上班都在和「草莓族」的封號對抗。

 

      很多人以為史利當一個軟體工程師是一種很累但是很賺的工作,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科技新貴的牛皮被吹破之後,這一切就只是一個工作而已,而且還是個無聊的工作。

 

      能不能賺錢,掌握在公司業務的手上,假如他們簽到好單,業務大賺研發人員小賺;假如沒有,業務沒賺,研發人員也沒得賺,這幾季的狀況正是如此。計畫做到一半,合作的客戶抽單了,或是主管企圖提早偷做可能會簽到的計畫,大夥兒做得沸沸揚揚,最後業務說:「對不起,客戶沒下單...」

 

      小老闆說:「這是一個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Training的時候!」,中老闆說:「我們先蹲後跳,No Pain no gain!」,大老闆說:「景氣very bad,so what!」,史利心想「拎娘咖賀咧...」

 

      小老闆找了很多練習題給大家實作,每周都要報告練習成果,史利就每天不斷地做這些練習題,做得好沒獎勵,但做不好卻會有一種詭異的壓力,小老闆會在開會的時候說:「你們現在的年輕人,怎麼會這樣咧?也沒辦法完成進度?以前我們年輕的時候,解這個issue...」之後史利就沒再聽了,不過他有眼尖看到,明明大家在開會,工作十年的Roger大哥在上奇摩股市看盤,管理師Lisa在看網拍團購美食,小老闆在碎念,自己的角色是草莓族。

 

      禮拜五下午五點半,距離下班還有一個小時,這禮拜五題練習題史利只解了三題,Roger走過來跟史利說:「你下禮拜一的報告,沒問題吧?」史利抬頭,一發現Roger走近了,連忙將奇摩美食館的頁面關掉,「呵呵...看看囉!」史利心虛地答道。

 

      「記得要把結果寄給Fred,他說他週日會收信。」Roger好心提醒他。

 

      「小老闆今天沒來阿?」史利問到。

 

      「她女兒學校運動會,他請假去幫她加油啦!反正最近也沒有Project在趕!」 Roger回答著。

 

       六點,史利的五題練習題,還是只跑出了三題,儘管知道五題的答案不過就是五張圖,但就是沒跑出來。

       六點三十分,史利接起了電話,「你還沒做完嗎?不然我等一下我餓了就先去吃飯了。」電話那頭傳來曉律的聲音,曉律是史利的女朋友。史利遲疑地「嗯...」了一聲,沒多說些什麼。

  

      史利打開了公用電腦裏[Solution]資料夾,找到五個檔案,一口氣將它們全部打開,卷軸直接拉到最下方,選取,複製,貼上,一瞬間貼好了五張圖,另存新檔[史利本週工作進度],附加檔案寄出給Fred,六點四十一分,完成,此時辦公室已經剩他一個人。

 

      「曉律,等我一下,我下班了,一起去吃飯吧!」史利急急忙忙地掛了個電話。

 

        史利心想,沒有什麼事情,比在禮拜五晚上和女朋友吃飯,更重要的了。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