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雙莉睜開眼睛,微微的亮光透過窗子滲進房間裡面來,在一旁的老靳還熟睡著,打呼聲有節奏地起伏。林雙莉看了一眼散亂在一旁桌子上的物品,一個小罐子,寫著「九龍迴轉丸」,裡頭是一堆黑不嚨咚的藥丸,「鎖精回春膏」,標籤紙隨意貼在塑料瓶子外,瓶子內裡有幾張藥片,糊上黃綠的藥膏,還有前一天的報紙,吃了半個的老婆餅,和幾張包著痰的面紙,全堆在桌子上,林雙莉從報紙堆裡翻出一個藥盒,打開一看,裡頭按照三餐分好的藥還是整整齊齊地放在那兒,林雙莉嘆了口氣,「不吃藥!還是不吃藥!」,林雙莉搖了搖頭,看一眼在床上的丈夫,遂唸道「老固執,遲早要送命!」她悻悻地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往廚房裡走去。

 

      禮拜六晚上逛夜市的人潮特別多,林雙莉昨個兒晚直到夜裡兩點多才收拾攤子,最近景氣不好,原本要去逛百貨公司的人潮,好多都改來逛夜市了,「真是累死人了!」雙莉右手捏著自己的肩膀,左手拿著調羹不斷攪拌鍋子裡的米粒,「不過耶好,一個晚上就賺了一千多塊!」雙莉心裡竊竊地高興,賣女裝的凱姊那邊有好幾件看起來不錯的裙裝,合身的藍色毛衣搭配公主領,黑色的短裙,金色腰鍊,再和劉哥買他推薦的豹紋高跟鞋,速配極了,看來這兩天,認真工作,等禮拜一去他攤子試試,應該會頗不錯吧!雙莉走過鏡子前,看了一眼鏡子裡的自己,三十五歲的年紀,看起來像是四十五歲的打扮,素色的短T,牛仔七分褲,臉上明明皮膚就還有北方妹子的白嫩光滑,但看起來疲累又無神,「唉!現在有賺錢了,應該好好裝扮一下自己!不然自己看起來好衰老啊!」雙莉心裡默默地想著。

 

       醫生交代說老靳有高血壓,不能吃太鹹,偏偏老靳堅持早餐一定要吃,醬瓜、麵筋、鹹蛋配白稀飯,鹹蛋是沒辦法的,但醬瓜和麵筋,雙莉把它們用熱水燙一燙,去除點鹽分,裝成小盤放在餐桌上,雙莉自己煮了粥,但他卻不愛吃粥,他愛吃饅頭,北方人嘛!吃不慣粥,太燙口,之前沒錢,硬是放七八塊冰塊在碗裡,囫圇吞下粥湯,或者索性早餐就不吃了,沒想到這樣早餐有一天沒一天地,竟也過了兩年,最近自己賺錢了,夜市隔壁麵包攤的罔姨告訴她,三餐中最重要的就是早餐,雙莉想想,不然到巷子口山東饅頭店買顆饅頭好了,輕手輕腳地罩上煮好的粥和燙好的小菜,緩緩地關上門。

 

      「靳太太!唉呀!抵一次來阿!」年輕地老闆阿富台灣人稱的外省第二代,明明就講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和河洛話,卻故意用山東腔跟雙莉問候,雙莉笑了笑「一葛滿頭!」她刻意用山東腔回應他,這眷村裡的大家其實都知道雙莉的事情,一個月前,雙莉悽慘地尖叫,嚇壞了整條街的人,老靳家隔壁在海軍基地當士官長的李隆生,第一個衝進去靳家,擋在老靳面前阻止他繼續打雙莉,但要搶下老靳的柺杖卻花了許久個功夫,蔡媽,吳媽,鄭老師們幾個女人家,也紛紛跑進來觀看,一看到雙莉,額頭冒血,鼻孔也流血,蔡媽急著大喊「緊喀電話,叫那個那個...」蔡媽急得國台語分不清楚,吳媽趕緊打電話119,鄭老師怕吳媽漏講有人受傷,在一旁大喊「救護車,先來,救護車,先來」,兩個女人家送她到醫院,雙莉額頭被硯台砸破一個小洞,血汩汩地流了出來,所幸傷口不大縫了兩針也就沒大礙了,老靳兩下老拳打在雙莉的鼻樑上,雙莉直挺的鼻子沒被他打歪,但腥紅的鼻血卻直冒,醫生稍微止血,也就讓雙莉躺在急診室裡休息了。

 

      警察,里長,還有李隆生一面安撫老靳,一面問他到底是發生什麼事,畢竟夫妻相處一是輩子的,怎麼會搞得拳腳相向呢?老靳嘴底直咒罵到「娶了阿六仔!以為說講話可以通,好講話,結果高怪!歐北來!不聽話!早知道就買個越南的,不會跟別的男人鬼混!」,李隆生摸不著頭緒問到「靳伯!事情是怎樣?你要說清楚,講得這樣沒頭沒尾,我們聽不懂啊!」後來大家七問八問才知道,靳伯每個月五千塊的老榮津貼,他拿三千塊給雙莉當買菜錢,雙莉個性蠻乖巧,又有禮貌,雖然常常有想要買一些衣服、裝飾,但是她總是捨不得花錢,市場姨嬸們總會把自己用不到的耳環、髮夾,自己女兒太大或太窄的衣服...等,送給雙莉,人緣好的雙莉非常的客氣,嘴邊總是掛著「謝謝」、「我好喜歡喔」、甚至連本來不會講的河洛話「今水」,都努力地學著。大家都很喜歡這個中國來的「新娘」,那天下午雙莉上黃昏市場買了蜆仔,老靳聽人家說蜆仔顧精本,要雙莉去買一些回來煮給他吃,回家的路上,雙莉看到好多人在排隊,她上前問到「你們在排什麼?」,機車店的阿榮告訴她說上一期威力彩「共菇」,這一期上看十億,大家排著買,雙莉不懂威力彩是什麼,連忙問,「十億?哇!你們每個人都有十億?」阿榮露出一口白牙笑著說,「不是啦!是花五十塊可以中十億」,雙莉也搞不清楚,但聽到可以賺十億,又這麼多人在試,心想「不然我也來玩玩看好了!」阿榮叫他唸幾個數字,雙莉告訴阿榮自己的生日和在大陸念高中時候的學號,阿榮拿了她的五十元給了她一張印有那些數字的紙和紅包袋並且跟她說:「暗時,八點,39台,看妳的數字和電視的有仝款瞴!」,一回到家,蒸蜆仔,炒菜,煎魚忙著張羅晚餐,也就忘了這件事,等到晚餐吃完,收拾完一切之後,雙莉忽然想起來「威力彩」的事,連忙跑到電視前面轉到39台,時間都已經八點一刻了,開獎節目早就結束了,雙莉心底著急「沒看到電視,那我五十元不就白花了!」他連忙四處翻找阿榮機車行的電話,老靳看她慌亂的模樣,大聲地質問他「你在找什麼?」,老靳對雙莉一向是大嗓門兒,這時候雙莉心底發虛,五十元花得冤枉又提不出解釋,恩恩啊啊說不出口,老靳眼睛越瞪越大,一步一步靠近她,雙莉一急,話也說不清楚就說「阿榮跟我要了五十元!」老靳一聽就發火了,「老子給你錢買菜!你拿去給男人!」兩下耳光就朝雙莉臉上呼了過去,接著一轉身又把硯台砸了過去,雙莉尖叫一聲,再來就是大家看到的李隆生衝進來了!

 

     警察問雙莉要不要申請家暴保護令,里長在一旁解釋說「就是你可以把你老公隔離起來!」,雙莉心想「我把他隔離起來,那我不就連買菜錢都沒有?」想到這裡,雙莉連忙跟里長說「不用了,不用了,家務事,不礙事的」,李隆生叫阿榮來親自跟靳伯解釋一下威力彩,後來靳伯氣也消了,他只大聲斥責阿榮說「雙莉是我花四十萬娶來的!你們不要想要打她主意!誰敢打她主意,我就不客氣!」阿榮心底噢氣,「幫阿六仔買個彩券也中槍」,但是他嘴巴上還是直說,「不會啦!靳伯你這麼勇!我們怎麼敢!」倒是吳媽跟雙莉說,「女人家,還是有一點自己的錢才好,老靳那幾千塊,也不夠用阿!」吳媽有個朋友在夜市擺水果攤,最近缺一個幫忙削水果的,他就介紹雙莉去那邊幫忙,本來老靳是不讓雙莉去的,吳媽知道狀況之後,買了一盒蜆精還有一罐藥,在房間裡竊竊地跟老靳說了半小時的話,老靳一開始態度堅定,沒想到後來反而和吳媽抬槓起來,隱約可聽到「我老公用了之後,呴,那效果呴...」隨即就是兩個人的大笑,那天晚上,老靳就跟雙莉說「你去賺些錢,耶好,但如果跟別的男人亂來,我絕對不饒你!」,雙莉隨即點頭說「好的,你放心」。

 

      雙莉買了個饅頭,阿富為了希望以後雙莉多多光臨,送了一包豆漿給她,阿富說,如果你一個人喝不完,就跟靳伯說這是我阿富特別招待他的,雙莉淺淺地笑了一下,便提著饅頭豆漿往家走去,一到家雙莉發現老靳已經起床了,坐在餐桌邊,掀開了桌罩卻動都沒動,雙莉連忙問:「起床啦?怎麼不吃早餐呢?粥太燙?」

 

     「你昨天跑到哪裡?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老靳看來一夜沒睡好,佈滿血絲的眼睛盯著她問道。

 

     「昨天禮拜六,夜市人多,到快兩點才收好攤子!我回來的時候,你已經睡了啊!」雙莉一邊回答道,一邊拿了兩個杯子倒起了豆漿。

 

     「哪來的豆漿?我不喝豆漿!」老靳提高了聲調說道。

 

     「喔!是巷子口饅頭店阿富送的,你不喝啊?那沒關係,我先把它倒起來。」雙莉沒搭理他,兀自倒著豆漿。

 

      突然,她感覺到脖子一陣濕濕的,手一陣酥軟,豆漿灑到了桌子上又滴到了褲子上,老靳一手握著菜刀一手抓住他的衣領,拿著菜刀的手對著她的脖子猛刺,口中大喊道

 

      「我不是叫你別跟其他男人亂來嗎!我不是叫你別跟其他男人亂來嗎!我不是...」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everyone
  • 這篇小說是前幾天的新聞給我的靈感
    如果有人看了覺得不舒服請多多原諒...
  • darren
  • 比鬼故事還恐怖耶 這男人 ..
  • 男人是很危險的...

    Keveryone 於 2008/11/19 16:47 回覆

  • 連小淇
  • 不要砍我...T^T
  • 放心放心 這只是小說~~ 哈哈

    Keveryone 於 2008/11/23 23: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