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瑟夫趴在辦公桌上午睡,午餐的油雞飯塞著肚子,讓他頗不舒服,他只好不斷地變換姿勢,左翻右覆仍舊覺得頗為難受,工廠餐廳「鹹辣油膩」的口味,本來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但偶爾身體還是會抗議似的。索性不睡了,坐直了身子,開啟螢幕瀏覽網頁。

 

 

11-11大話新聞1」,喬瑟夫看到這影片檔,忽然頗感興趣,兩下左鍵點了進去,螢幕顯示「找不到你所要的網頁」,接著就斷線了,喬瑟夫苦笑了兩聲,「唉呀!忘記現在人是在中國東莞啊!」,沒辦法看大話新聞,喬瑟夫只好重新連線隨便看了些台灣的網頁和朋友的網誌,就在這時候,一個匆匆忙忙的腳步聲從門口跑了進來。

 

 

「喬瑟夫,有一批下午要出貨的鞋子,盒子顏色不對啊!現場作業員他們吵起來啦!」倉管陳偉氣急敗壞跑到辦公室,也不管休息時間還沒過,一大聲嚷嚷整個辦公室的台幹都被吵了起來。

 

喬瑟夫連忙穿上鞋子,和陳偉跑到現場,遠遠的已經看到五六個作業員圍在一堆鞋盒旁邊,穿襯衫的領班直說:「這怎麼會這樣呢?明明新的通知就有說要改盒子,怎麼會還發生這種事呢?」

 

在一旁的女作業員馬上接到:「這一定不是我們這一區的問題,上次那個通知我就拿給徐姐了嘛!」

 

站在旁邊身材略矮胖的徐姐一聽連忙駁斥到:「你拿給我,可是倉管沒有打在訂單上阿!我們就是要依照訂單做包裝,訂單沒有就是沒有嘛!」

 

倉管是一個剛來上班沒多久的女孩,是在內地稱為「八一世代」,也就是台灣人口中的七年級生,女孩被這麼一指控臉一整個垮了下來,此時另一位作業員附和到:「搞什麼,你們倉管老是出錯,弄得我們要重做,這沒道理啊!怎麼會這樣,你們怎麼搞的你們!」

 

領班大姊看新來的倉管資淺,陳偉又帶著台幹前來,隨即厲色喝斥到「你們倉管在搞什麼!這件事很清楚了嘛,是你們的責任!陳偉你是倉管的頭兒,你要負最大的責任啊!」

 

陳偉一聽大家矛頭對準了他,整個火氣都起來了「什麼責任!我明明就把訂單親自修改給徐姐了,你們現場五個大姐十隻眼,還會看錯搞錯?搞還要怪我,這算誰的責任?你們摸著心說說!」

 

喬瑟夫每次聽到他們的爭吵,都非常的頭痛,明明就可以立即解決的問題,大陸人總會花費很大的功夫努力撇清責任。一開始工作時,遇到這個情形喬瑟夫總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不過由於發生的頻率實在太高,喬瑟夫現在也是處理的得心應手,先安撫一下領班,再把倉管拉到一邊說幾句好話,然後請大家一起合作,說一些「同舟共濟,上下一心」之類的官話,也就敷衍過去了。「兩千個盒子換一換,五點之前出貨,應該來得及吧!只要他們別再吵起來的話」喬瑟夫心裡想。

 

 

喬瑟夫明天開始放返台假,他只希望今天一切都能順順利利,別影響到他的放假才是,看大家都願意繼續工作,喬瑟夫便逕自回辦公室了。

 

 

回到辦公室時,午休的時間已經結束了,大伙兒各自做著自己的工作,喬瑟夫還是感覺肚子脹氣難過,或許是今天的餐廳的油雞真的太油的緣故,前幾年在雪梨China Town得信大樓底下的上海大排檔,他最愛的也是油雞飯,白亮的雞皮,紮實的雞肉,每天吃還是覺得相當美味,還有Chatswood車站旁邊小店賣的Kebab,一大張麵餅皮夾著大量的雞肉和高麗菜淋上不同口味的醬汁,一整份充滿了飽足感,每次想起來,喬瑟夫還是覺得那整個滋味充滿在齒頰中,明天就要回台灣的喬瑟夫人在東莞,心想著雪梨的美食,而胃已經開始準備容納高雄的食物了。

 

 

回想這一年多來,每兩個月回台灣一次,這一次也是第五次了,每次回高雄總覺得高雄變得很多,上一回經過西子灣的時候,捷運的圍籬還阻擋了兩個車道,前幾天媽媽打電話說,他們已經坐捷運到西子灣又搭船到旗津去吃過海產了,寬闊的港灣,微微的海風,粽子般的旗鼓輪在水面上緩緩地滑行,那是一個他曾經只要心情鬱悶就會想到的地方,然而在東莞的時間,兩個月來他不曾見到海。

 

 

在東莞當台幹的日子,一個禮拜有六天要上班,而宿舍就在工廠的隔壁,生活和工作交織在一起,只有到了禮拜日喬瑟夫會擠上了公車前往市中心,公車像是果菜市場的菜車一樣,一顆顆圓滾滾人頭如菜頭般,塞進鐵方盒中,車裡香水味,汗味,腳的氣味,口腔的氣味,腋下的氣味,五味雜陳,週日下午喬瑟夫只能在市區買個DVD或是去做個腳底按摩,有一回約瑟夫循著網路上的資料尋找天主教堂,在一條像是新興市場般的狹小巷弄內又拐了三四個彎,終於找到全東莞唯一的教堂,而且還是愛國教會的,教堂沒有任何華麗或是樂音,盡是窄小和窘迫,或許這是無神國界裡勉強施捨給神的小屋吧!喬瑟夫心中還是懷念著在雪梨那個每個週日上教堂總會有不知名的老先生用開朗的笑聲跟他說「good morning!」的時光,自由自在的人群,在自然而美麗的環境中。

 

 

週六清晨五點鐘,喬瑟夫鬧鐘還沒響他就從床上跳了起來,想到要回高雄身體就自動準備好了,他換好了衣服,帶著簡單的行李,坐上「的士」駛出了工業區,週六的清晨,附近的工廠雖然還沒開始活動,天空卻已經顯得灰濛濛,空氣裡雖然有一絲早晨的味道,但他卻從來沒有聽過早起的鳥叫,人群與工廠、競爭與生存,似乎是東莞唯二的形象,喬瑟夫心底總是想「這樣的一個地方,如何讓人願意為家?」。

 

 

從東莞的虎門先搭船到香港,再從香港飛往高雄,飛機上空中小姐送來了乾麵、水果和飲料,喬瑟夫看了一眼蠟黃的油麵條,光是外觀就讓他失去了興趣,他心想高雄那嚼勁十足,香而不膩的乾麵,才是他的最愛,索性只喝飲料,一喝發現是調味乳,喬瑟夫趕緊看了一下包裝,鋁箔包上面有王建民憨憨的微笑,是「光泉」的,他才鬆了一口氣。從機艙內望著窗外,底下是藍藍的海,海面上有淺淺地一抹黃色,「應該是澎湖吧!」回想在澎湖白沙當兵的時候,喬瑟夫常常望著著湛藍的海和天,飛機劃過天際時會勾起他想念台灣的思緒,如今看著底下那塊小島,也勾動著他想念白沙的海灘。

 

 

就快要降落了,附近的乘客都忙著整理隨身行李,喬瑟夫翻著自己的背包,他把台胞證放到背包的側袋內,拿出綠色的護照,他輕輕地用護照敲打這自己的手心,「什麼時候才能拿著這本護照,進出東莞呢?」喬瑟夫心想。

 

飛機放下了起落架,從機腹傳來嘎嘎」的聲音,鼻輪接觸地面,喬瑟夫的心輕輕踩踏著,當飛機降落在小港機場的那一刻,喬瑟夫知道那一切熟悉的舒適,就要回來了。

 

------------------------------------------------------------------------------------------------------------------------------------

男生,高雄市三民區,東莞台商鞋子工廠台幹,澳洲唸書,澎湖當兵

創作者介紹

K everyone , if justice not go on....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ader
  • 還不錯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