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村的藍大買了一頭乳牛回家,這是他老婆阿英建議的。

      阿英說這幾年種稻養雞,越來越難賺,試著來養乳牛好了。藍大對這個提議也是相當有興趣,畢竟這乳牛的奶是源源不絕,況且牛奶的價格好,又不容易隨便波動跌價,當機立斷,到鎮上買了這隻小乳牛。

      藍大開始試著養乳牛,他想就從一隻開始,如果養得好的話,未來兩隻,四隻,八隻,變成一個大大的乳牛工廠。從那天起,藍大每天一下完田,餵完雞,就牽著牛到山坡上吃草,小乳牛越長越大,變成了中乳牛,每天的奶量也越來越多,從每天早上一桶牛奶,變成每天早晚一桶牛奶,藍大看到這情形心裡高興極了。

      阿英從養乳牛開始的第一天,他就趁著洗完衣服,還不到準備中餐的空檔,踩著腳踏車跑到隔壁村「牛奶大王陳阿美」的牛舍,請教養牛秘訣,陳阿美頗樂意傳授養牛秘訣,他說這牛要養得好,飼料是最關鍵的因素,於是就把小牛幾個月該吃什麼補充飼料,牧草和稻草的比例、麥梗和玉米梗添加的時間,甚至陳阿美還偷偷透露,當乳牛越來越大的時候,多給一點「泌乳食物」,絕對會有所幫助。

      小乳牛越長越大,但是藍大和阿英發現牛的身體是胖大了,奶量的增加卻是減緩了,藍大直嘀咕「早先,我每天放一小時的牛,他生出一桶奶,牠長大之後,我改放兩個小時,奶量果然變成兩桶,現在奶量增加減緩,一定就是乳牛運動量不夠!」當下藍大決定每天多放一小時的牛,原本只走到村口南邊小山坡頂,現在要一路走到山坡下的林家村那頭。

      牛是丈夫買的,丈夫要強迫牛多走一小時阿英也沒辦法,但阿英一直跟藍大說問題不在運動,問題在飼料不夠,質量都不夠,所以一定要再多買些麥草,甚至水果給牛吃。而如果要買飼料的話,就得要藍大願意出錢,畢竟第一現在當家的是藍大,第二阿英只是個女人家,在這個只有兩個成員的家裡,還是男人作主的多。

      藍大對阿英的說法頗不以為然「給乳牛吃水果!這沒道理的,我已經透徹瞭解,牛的奶不夠,就是運動不足,運動不足就是帶牠多運動,筋骨通,氣血通,乳腺通,這三樣通,奶就出來了!怎麼會是去買更多更貴的飼料咧!」

      阿英聽到藍大完全不採納自己的意見,心裡又急又氣,反駁道「你說這根本就不是辦法,牛一天走這麼多路,腿也軟了,膝蓋也腫了,發疼都來不及了,怎麼出奶呢?阿美他那邊有很多高級的牧草,我們去跟他買一些,一定有些幫助的嘛!」

      藍大聽到要花錢,怒氣又上來了「買牧草花錢,買水果花錢,都跟那個陳阿美買,奶都還沒賣錢,牛奶大王賺光我們的錢啦!」

      阿英聽了火大「你牛都養了,牛舍也蓋了,怕花錢買飼料!?天底下哪有你這種白痴!」

      藍大一聽到自己被罵白痴,口無遮攔衝出「你罵我白痴!我白天種田,晚上放牛,放到三更半夜回來,辛苦的是我,還要被你罵白痴,你說你在家閒閒,去那個牛奶大王那邊聊聊天,寫寫筆記,現在回來罵我白痴?」

      本來阿英講完白痴準備要轉身進房,但是一聽到藍大說她「在家閒閒」,也顧不得一身疲累,馬上質問到「我在家閒閒?三餐煮飯,餵牛餵雞,還洗你的大內褲,要多買根蔥多買塊薑都要好像乞討一樣跟你要錢,現在輪你說我在家閒閒,怎麼不說你三更半夜放牛放到林家村,是要去偷看林家村的大美人,林什麼玲的來著!」

      藍大非常痛恨人家誣陷他,聽阿英這麼一說,整肚子火都上來了「我去偷吃!你沒證沒據說我去偷吃!你說,你有什麼證據!你說!你說!」

      阿英看藍大發狂,但嘴皮子還是酸著「我有說你偷吃嗎?我哪一張嘴說你偷吃,我看你這擺明就是作賊心虛,心裡有鬼,放牛回來,牛腿軟了,你也軟啦!」

      藍大怎堪得起被自己的老婆嫌「軟」,滿臉漲紅罵到「說我軟?你怎麼知道我的軟,那誰的硬?牛奶大王的硬!我看你這臭三八,說什麼要去學牛奶的技術,學被摸奶啦!要錢買飼料,要錢討客兄啦你!」

      「匡噹啷當~」阿英氣不過被指偷漢子,鍋碗瓢盆從廚房裡砸了出來,抄起了菜刀大聲咆哮,「賤人!你誣賴我偷人,道歉!道歉!」

      藍大閃過大鐵鍋和大砧板,抄起桌子椅子就往阿英身上砸去,一邊大吼「偷人還大聲!偷人還大聲!」兩個人從餐廳,廚房,互丟互砸,舉凡可輕易拆卸搬運的,鍋碗瓢盆,矮櫃、抽屜、家私農具,全部都砸碎了,而一路打到院子,牛舍的門,雞舍的屋頂,全部成了兩個人的武器,丟得亂七八糟,左鄰右舍紛紛到外頭看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們倆打得激烈,鋤頭鐵鈀飛來呼去,沒人有那個膽敢靠近。

      住在對門的阿本,趕緊請村長,巡守隊員,還有身型高大的菜販蘇媽前來,村長和兩個巡守隊員趁隙壓住藍大,蘇媽從背後給阿英來個熊抱,兩個人肢體被制住了,嘴巴倒是沒停,這廂是「作賊心虛,作賊心虛!道歉!道歉!」 ,那邊是「賤貨!討客兄!討客兄!」,鄰居連忙一擁而上,男的安撫藍大,女的安慰阿英,蘇媽大喊一句「阿英,我看你今晚就先到我那兒歇著吧!」眾女人們簇擁著,連拖帶拉把阿英送到蘇媽家去了。村長看藍大氣消了一些,隨便撿跟繩子把乳牛拴在斷了一半的柱子上,就說「沒事,沒事,有事明天再說!夜深啦!先進房去休息吧!大夥兒也先回去休息吧!」經過一陣打鬧,大夥兒看氣氛和緩了,紛紛回家休息,藍大也累了,進到房裡,自己一個人悶在床上,心裡氣著氣著,不知不覺也就睡著了。

     夜裡,三更下起了暴雨,暴雨一直下,一路下到五更,海口村本來地勢就比較低,滂沱暴雨連下兩更,整個村子都淹水了,家家戶戶半夜驚醒將家當搬到高處,大牲畜拴牢,小牲畜趕到室內,只有藍大因為太累了,睡得死寂,一直到六更天,整個天都亮了他才醒來,他一下床發現「啊!怎麼半截腿都淹到水了?」

     藍大心裡一驚,撩過淹到膝蓋的泥水,衝到院子一看,他「啊~」的一聲叫出來。

     雞舍毀了,牛欄倒了,乳牛也消失了蹤影...

     這一切的開始,都是為了牛好。

 

創作者介紹

K everyone , if justice not go on....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everyone
  • 這篇文章的寓意,不知道會不會太難看出來...
  • oreal
  • 家和萬事興
    就這麼簡單
  • 謝謝收看 在台灣的故事

    Keveryone 於 2008/11/09 2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