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鎮的賭場,賭的當然和雞有關,那就是「鬥雞」,最近鬥雞場上最叱吒風雲的就是村子尾大水排旁俊英仔的「黑金剛」了,俊英仔的「黑金剛」是放山雞和巴西雞的混種,毛色黑亮,眼神銳利,喙子閃著象牙色的寒光,兩隻腳更是細長有力,這種有中南美洲血統的雞,鬥起來像是跳森巴舞一樣,屁股一扭,爪子一出,對手馬上見血,更殘忍的是,「黑金剛」眼中對手根本不是和他同類為雞。

      今天正是「黑金剛」和村頭大頭仔的「白玉郎」爭奪月冠軍的時候,這一黑一白兩隻名雞,是一場值得期待勢均力敵的對戰,鬥雞一開始「黑金剛」使出跳躍攻擊,白玉郎矮身一閃,以為閃過了利爪,沒想到「黑金剛」空中停留時竟然來個後踢,白玉郎後腦杓立刻見血了,一般鬥雞都會等對手回過頭來才施予正面攻擊,怎知「黑金剛」乘勝追擊,不等「白玉郎」轉身,一個飛身喙子從後腦啄上去,爪子挖眼,喙子啄頭,白玉郎馬上滿場奔逃,大頭仔看到這景況心底急了,旁邊圍觀的群眾大聲叫好,「鬥死他!鬥死他!」,在一旁俊英仔笑得眉開眼笑,眼看這鉅額的賭金就要落入自己的口袋裡了,這時忽然一團白色的毛狀物掉到場中央。

     俊英仔大笑一聲:「大頭仔,鬥雞沒有在丟毛巾投降的啦!」圍在旁邊的賭客轟的爆出一陣大笑,笑聲一落,大家定睛一看,這哪是毛巾,竟然是一隻小母雞,沒錯,就是「小蓉」。

      「黑金剛」看了一眼這個不速之客,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直吐血沫的「白玉郎」,使了個「亂我打鬥者,必殺之」的眼神,「小蓉」看著場外李大威氣喘吁吁的等著要逮他,圈子內不過是隻黑毛雞,心裡想「不管啦!先解決這隻要殺我的黑毛雞了!」白蛋雞對上黑鬥雞,俊英仔用力淫笑了一聲,「各位弟兄,我們李家雞場的李大威今天幫我們加菜,等一下除了今天被我們家金剛鬥死的雞,看來又多了一隻小白雞可以吃啦!」小蓉心想:「要吃我!沒那麼容...」就在那個「易」字還沒想到的時候,「黑金剛」兩隻爪子就已經飛到眼前了,小蓉左閃右躲來不及,下意識來個劈腿,兩隻爪子就這樣撲了個空,「黑金剛」從來沒遇過雞還會劈腿的,不但摔倒在地,連頭都撞到地上去了,一旁觀眾拍手大叫,「哇靠!小母雞還劈腿耶!」,黑金剛回過神來,站挺了身子,畢竟他是一隻月冠軍的鬥雞,他仔細看打量了一下眼前這隻白蛋雞,突然一個跳躍啄擊,沒錯,就是方才擊倒「白玉郎」的招式,「小蓉」雙肩著地,來個「翻龜繞轉」,正當「黑金剛」要來給回馬槍後踢的時候才發現「小蓉」的雙爪已經等在那邊了,「擦擦!」原本打算重擊「小蓉」後腦的利爪,不但踢了個空,還被「小蓉」的腳絆住,在半空中失去支撐的「黑金剛」,一個前傾,跌個「狗吃屎」,不對,應該說是「雞啄地」,這重重一啄,可不得了啦!「黑金剛」上方的喙子斷了,下方的喙子歪了,俊英仔整個臉都綠了,青筋暴滿了脖子,「李大威,我操你媽的,你這隻什麼鬼雞!」大威看到這情形,整個人都傻了,這隻劈腿雞竟然是一等一的鬥雞!

       鬥雞場上是沒有投降輸一半的,對每一隻鬥雞來說每一場都是生死鬥,失去喙子的「黑金剛」只剩下雙爪這個武器,發了瘋似的狂跳,想要撕爛「小蓉」的頭,頸,翅膀,胸口,「小蓉」連忙大叫「金剛!我不想殺你阿!大家留個活路!我是隻生蛋的啊!」盛怒之下的「黑金剛」怎麼聽得進這些話,不斷的狂跳,猛衝,完全失去了章法,「小蓉」心想:「既然你停不下來,那我只好跑了!」小蓉跑在前頭,歪嘴斷喙的黑金剛在後面猛追,全場的人都知道這場鬥雞已經高下立判了,只差等裁判做出判決了,就在「黑金剛」跑過倒在一旁的「白玉郎」身邊時,忽然一個斜身,倒了下去,大家一震驚呼「哇!白玉郎的爪子札到黑金剛肚子裡啦!」一黑一白兩隻鬥雞,面對面倒臥著喘氣,而「小蓉」發現後頭沒有繼續追來了,也停下來回頭一望...

      裁判連忙問大威:「你家卵雞叫什麼名字阿?」大威一時答不上來,心想:「媽的,生蛋雞哪來的名字!」一旁賣字畫的張禿子高聲說到:「你們李家雞場這麼能打的雞,叫李小龍好啦!」裁判高喊:「今天月冠軍,李大威的李小龍!」「小蓉」發現大威眼神中已經完全不想把他抓去屠宰場了,不但如此反而笑得開懷,「哈哈!這名字好,小蓉,武打明星李小蓉!」,大威ㄖ和ㄌ發音不清,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等「小蓉」回到李家雞場的時候,他發現大威的口袋滿鼓鼓的,而他的晚餐是滿滿的麥片、玉米粒、甚至還有肉雞才能吃到的蚯蚓乾,到了傍晚,大威把「小蓉」放回劣雞區,並且在「蓮發」的小木屋旁邊清出了一塊空間,準備再蓋一座小木屋。

      眾雞看到「小蓉」回來,都驚訝萬分,紛紛上前詢問發生什麼事,「小蓉」就把從逃出雞舍,奔進賭場,一路到擊敗「黑金剛」的事情都給說了一遍,眾雞聽了嘖嘖羨慕,「小蓉」趕緊跟「阿珂」「秀霞」說道:「阿珂、霞姐,我看你們兩個也算是我們劣雞區的年輕一輩,我們生蛋生沒多少,何不多練練跑跳,大威來的時候,你們就跑快點,跳高點,今天大威一場鬥雞賺得比賣一天的雞蛋還多,說不定改天,他想成立個鬥雞隊,到時候我們也不用老是受生不出蛋的鳥氣!」

      秀霞一聽,揮揮翅膀:「小蓉,你痴雞說夢阿!你看這鬥雞多危險,會死耶!我可不想要年紀輕輕就鬥死!這條路是行不通的阿!」阿珂也附和著說:「小蓉,你也不過贏了一場鬥雞,這沒辦法代表什麼啊!你為什麼不乖乖的練夾屁股,多生幾個蛋,這樣過一陣子我們就可以到一般組,然後升奇雞組,最後再升到「蓮發」等級,這不是既平安又幸福嗎?」兩雞潑完兩盆冷水之後,緩緩地走回食槽啄食起玉米碎梗,「小蓉」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走到雞舍的角落。

      「小蓉」臨睡前原地跳了三百下,並且做了五十次劈腿,夜深了,從雞舍的縫隙流進了一點月光。

 

創作者介紹

K everyone , if justice not go on....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