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認識已經八年了,他是我大學同學,剛到新竹的那一年就認識了,有著一頭捲髮,就自己取Q這個綽號了。很長一段時間搞不清楚Q是哪裡人,高雄他似乎常去但是自我介紹明明就說是念南一中,旗山甲仙寶來這些深山地名都如數家珍,到很後來我才知道他家在美濃。

 

在美濃的閩南人,變成在新竹的閩南人,客家庄相同,但他說板條的口味是不同。

比起擅長無病呻吟的我,Q一直是很容易適應環境的,生活上隨遇而安功課保持不差,玩吉他,組樂團,總會在寢室裡練習著Bon Jovi、五月天、Sweet Child Mind,他說音樂是不傷身的鴉片而寢室是公開的大麻館。

 

我問Q他喜歡新竹嗎?他說人太多車太多了,他還是喜歡在美濃的鄉間,菸樓取代了辦公大樓,稻田取代了廠房,而夜晚的星空換掉了在光復路上奔馳的車燈。

 

Q的工作是系統工程師,當IC tape out回來時常常要加班到十一二點,偶爾工作的關係也會出差到香港,感情上有一個在淡水的美麗女孩;新竹忙碌,台北繁華,淡水浪漫,香港擁擠,行程好像排得滿滿,而內心空出的卻是那片山林與田。

 

提到美濃,Q會想到滿滿的人情味和咬人痛極了的「黑苺仔」,流螢點點的稻田,蝴蝶飛舞的黃蝶翠谷;我則想到笠山農場裡的鍾理和,那不斷用筆在土地耕種,插上文學秧苗的身影。

 

原鄉人的血或許要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然而Q儘管不自在,也微調了自己適應口味不同的板條
------------------------------------------------------------------------------------------------------------------------------------------------

男生,美濃人,職業為工程師,新竹八年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