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認識的人走了,高雄人,雄中隔壁班的,和我同年進入交大,我在路上遇到會和他打招呼的那種。

      高中的時候,班上有個功課很好的同學小胖,小胖是那種一進雄中考完第一次月考你就知道他的未來九成會邁入醫科的人,隔壁班有個瘦瘦的同學常常拿著題目很多的徐氏數學或是盧X基老師補習班講義那種很難的題目還和他討論,每每看他們討論的時候我都聽不太懂默默的在旁邊點頭或露出愛睏的實情,我可以不過去聽的啊!但是在我還沒湊過去之前,我以為我會聽懂的。

      小胖果然考上了醫科,而隔壁班的瘦同學考上的交大電子,我幾次遇到他還是覺得他相當的認真,在系圖用功到很晚,討論問題的時候非常的專注,重視習題熟練,我相信舉凡程式、實驗、專題,瘦同學一定都是非常用心盡力地把它做好,想必也得到相當大的肯定與讚賞,比起我,我還是常常在實驗課上睡著,畢竟同學和助教之間太專注複雜的討論,讓我覺得頭腦發暈,睡意襲來。

      一直知道瘦同學這個人,也一直遇到他,和他點頭打招呼,直到研究所畢業,當兵後開始工作,也就很久沒有遇到他了。又聽到他的消息時竟然是他先走一步了。心裡悶悶地,一個和我同年紀一同離開高雄進入交大的同學,就這樣走了,像是那年工四館前盛開的羊蹄甲,明明是最鮮豔紫紅的時節,竟然就悄悄落下了。

      十月的雄中校園應該還沒有聯考前的緊張和悶熱,或許吉他社的學弟高聲彈著吉他不怕吵到準備考試的學長們;十月的工四館,系圖依然有人在唸書,實驗室燈火通明,工作站上的程式快速地奔跑著,工程師們繼續量測數據,為Tape Out加班,晶圓廠不停地運轉,一片片晶圓在層層程序中前進,地球持續轉動,一切平凡。

      而我認識的那一個瘦同學,走了。

Kevery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